当前位置:主页 > LED中国结 >

自从年轻时和罗恩·韦斯莱喜结连理

作者:新濠直营网 发布时间:2021-02-15 15:34

  寒风凌冽的冬季过去了,陋居外墙上的爬山虎褪去了枯黄,让不大的院子显得生机勃勃。屋子内的布置似乎还是和几十年前一样,杂乱而繁多的生活用品,不断清洗的锅碗瓢盆,魔法毛衣也已经到了收尾阶段,还有温暖的橘黄色灯光,假如那三位大名鼎鼎的英雄未曾走进这里的话,它一定和大多数普通巫师家庭的房屋一样,简单而温馨。

  赫敏·格兰杰坐在躺椅上看着一本厚厚的《被遗忘的古老咒语和药剂》,而此时的她早已从魔法部部长的位置上退休十年了。或许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皱纹,让她变得瘦小,让她不得不戴上眼镜才能看得见书里面密密麻麻的字,可岁月也沉淀出年轻时她无法拥有的优雅气质。谁都无法否认,赫敏·格兰杰,依旧是这个世纪最睿智而博学的女巫。

  自从年轻时和罗恩·韦斯莱喜结连理,数十年下来,她和丈夫积攒了一笔可观的财富,这足以让他们一家搬到宽阔而舒适的公寓里去,但是赫敏还是喜欢这里。或许是栅栏上盛开的风信子和蔷薇让她注定在那些公寓里坐卧不安吧。

  若说陋居没有变,那也是说不过去的。赫敏·格兰杰在这里看着亲人和朋友从她身边离开,先是麦格教授,再是莫莉和老韦斯莱还有卢平教授,再是曾经的老同学纳威·隆巴顿,就连携手一生的丈夫罗恩,也于三年前去世。黄金三角,只剩下了波特和自己。也或许正是因为怀念他们,赫敏才选择在这里隐居,过着与书为友与茶为伴的生活。当然了,她也很欢迎孩子们回来,为家人们亲手做一顿丰盛的大餐,是曾经忙碌一生的魔法部部长无法想象的事情。

  赫敏拿起羽毛笔,在一条可以治疗火烤火辣辣的烫伤古药剂旁画下标记符号,也许是这几次下厨房的手忙脚乱,让她对于“火”这个字眼格外的敏感,也正是这时,赫敏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哈利,你怎么在这个时候过来了?”赫敏有些惊讶的看着有些蹒跚的友人,施了一个无杖魔法让桌子上出现了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金妮最近还好吗?孩子们呢?”

  “他们都好,赫敏,”哈利拥抱了赫敏,在桌子旁坐下,端起了热气腾腾的红茶,曾经的满头黑发如今尽是花白,不变的绿色眸子里却让人懂得他依旧是一位温柔的绅士,“我刚从马尔福庄园回来,老马尔福——我的意思是,德拉科,去世了。我去参加他的追悼会。”

  “哦,梅林,”赫敏·格兰杰有些惊讶,“挺突然的不是吗?我记得一个月前还看到过他出席慈善会的报道。”

  “你知道的赫敏,虽然他不是出于自愿,但是他身上有黑魔印记,就算之后得到了解除和治疗,残留的黑魔法依然会影响他的身体。”哈利说道,“预言家日报会发布这个消息的,唔,不是赞赏他,但是你知道,那次大战之后,马尔福家族为魔法世界的重建作出了不小的贡献,但是我依然为收到了德拉科葬礼的邀请感到诧异。”

  赫敏没有答话,大战之后,曾经追随过伏地魔的纯血家族几乎受到灭顶之灾,卢修斯·马尔福在阿兹卡班的第三个年头去世,德拉科成为了马尔福家族史上最年轻的家主。在交上了一笔足够让魔法部坐吃山空的罚款后,这个家族变得低调和深入浅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庞大的家族又仿佛恢复了活力,直到十年前德拉科将家主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斯科皮·马尔福,这个略带传奇色彩的人物才淡出人们的视野。

  “可真让人遗憾,”赫敏轻声说道,“我一直以为,像他这样一号人物,应当祸害遗千年,不是吗哈利?”

  “我倒觉得你可见见小马尔福,和他爸爸比起来,他才更像是纯血家族应该有的举止和修养,”哈利耸了耸肩,“不过或许是那次大战的缘故,斯科皮的夫人是一位麻瓜出身的巫师,德拉科并没有对这位儿媳妇表示什么不满,这大概也是他对过去的赎罪?哦梅林的胡子,说不清楚。”

  赫敏仔细回忆起故人生前的样貌,上一次见到他,应当是在丈夫的葬礼上。罗恩·韦斯莱的葬礼并没有办的人尽皆知,那只是一个小型的告别仪式,除了熟悉的亲朋好友,德拉科·马尔福的到来也足矣让人大吃一惊。虽然德拉科和哈利还有罗恩早就握手言和,但曾经的不愉快注定了他们永远只能是点头之交。

  “格兰杰,你看起来紧张到想挥起魔杖就给我施一个恶咒,”德拉科·马尔福将手里的一束百合放在罗恩·韦斯莱的棺椁上,转过身看向赫敏·格兰杰。

  “我并没有,马尔福,你知道的,”赫敏知道这是他在试图缓和气氛,但是挚爱的去世让她多天不吃不眠,葬礼上的她显得脆弱而单薄,她勉强笑了笑,“马尔福,我很高兴你能来送他一程,虽然我们的整一个校园时代几乎都在弥漫着斗争。但是,真的,很感谢你能来。”

  “格兰杰,我很抱歉,”德拉科·马尔福柔声道,他退下手套,右手轻轻放在格兰杰的肩膀上,“对于年少时,给你造成的无法弥补的伤害,我感到抱歉。”

  “我想我早已经不在意了,”赫敏听见自己说,她看着这位曾经让她恨之入骨老对手——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不得不承认马尔福家族似乎有一种永葆青春的魔法,除了眼角的鱼尾纹提醒着他与她是同龄人外。年近古稀的德拉科·马尔福,铂金色的头发,蓝灰色的眼睛,白皙的肤色和高大的身材几乎都和记忆中她讨厌的一样。只是他的眼神里不再是当年的高傲和轻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类似于……梅林的大裤衩,赫敏打包票她没有看错,那是一种类似于温柔的东西。

  “赫敏?你在发愣吗?”哈利有些诧异,因为这么多年,赫敏很少有在和他谈话时心不在焉的时候。

  “哦,哈利,”赫敏回过神,拿过一旁的巧克力饼干,放在哈利·波特面前,“很抱歉,我只是刚刚想到了今早书里看到的一个新的咒语。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尝尝我昨天烤的巧克力饼干,我保证比前几次好多了。”

  “你难道还没有放弃炸毁厨房的打算?我的完美小姐,你要知道,厨艺不佳并不能算是一个缺点,就算是你不做饭,我们也依旧认为你是那个值得所有人佩服的‘万事通’。”哈利皱着眉端详着面前的巧克力饼干,上面镶嵌着核桃仁,但是他的经验告诉他,如果想走着回家而不是坐轮椅的话,最好还是不要试吃了。

  赫敏挑了挑眉,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很谢谢你来这一趟告诉我马尔福去世的消息,哈利。我想我应该写一封信去慰问一下,对于我没有出席他的追悼会表示抱歉。你记得的,罗恩离开的时候,他曾经来过。”

  哈利点了点头,站起身亲吻了赫敏的面颊,“照顾好自己赫敏,我会和金妮经常来看你的。”

  赫敏站在窗口看着友人离去,转身回到书房,抽出一张空白的信笺。显而易见的,那封信将会送到现任家主斯科皮·马尔福的手中。


新濠直营网
上一篇:LED太阳能路灯3米4米5米6米8米新农村改造超亮户外   下一篇:实测华为AI超微光摄像机——拒绝光污染微光更精